<acronym id='e2z2'><em id='e2z2'></em><td id='e2z2'><div id='e2z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2z2'><big id='e2z2'><big id='e2z2'></big><legend id='e2z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1. <fieldset id='e2z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e2z2'><strong id='e2z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e2z2'></i>
          <ins id='e2z2'></ins>

            <i id='e2z2'><div id='e2z2'><ins id='e2z2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1. <tr id='e2z2'><strong id='e2z2'></strong><small id='e2z2'></small><button id='e2z2'></button><li id='e2z2'><noscript id='e2z2'><big id='e2z2'></big><dt id='e2z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2z2'><table id='e2z2'><blockquote id='e2z2'><tbody id='e2z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2z2'></u><kbd id='e2z2'><kbd id='e2z2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dl id='e2z2'></dl>
          3. <span id='e2z2'></span>

            嫁給閻羅天子當媳婦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5

            從前,四川大竹縣有個萬貫傢產的盧員外,對獨生女兒盧瑛甚為寵愛。

            盧員外傢有個放牛娃叫春生,生得聰明伶俐,吹得一口好笛子。

            盧瑛玩耍得不耐煩就在父母面前要嬌:“叫春生吹笛子給我聽嘛。”

            別說是叫春生吹笛子,就是女兒要天上的星星盧員外夫妻也會叫人搭梯子的。春生的笛聲確實動聽,那盧瑛簡直聽著瞭迷,笑逐頗開。盧員外夫妻見女兒樂,心裡頭都笑瞭。

            年復一年,盧瑛和春生都長大成人,春生的笛聲在盧瑛心裡泛起愛的漣漪,盧瑛的歌聲撩撥得春生不得安寧。盧員外得知女兒和春生相愛的消息,火瞭。他把春生痛打一頓,趕出傢門。

            春生離開盧員外傢,流浪到豐都,他去求鬼神保佑自己和盧瑛團聚。由於他思念盧瑛心切,又從提兜裡取出笛子,吹起相思曲。他的笛聲感動瞭閻羅天子殿的方丈。方丈問明春生的身世後,把他收進殿裡做瞭一名小和尚。

            自從春生被趕走後,盧瑛氣得一病不起。盧員外夫妻為瞭求菩薩保佑女兒消災去病,準備瞭香燭,伴著女兒來豐都拜神求佛。盧瑛自幼任性,一到豐都城她就要和丫環單獨行動,父母無法隻好依瞭她。

            說來也巧,盧瑛剛一上名山就碰見瞭春生,開頭兩人都以為看花瞭眼,互相凝視著。丫環見他倆不吭聲,好奇怪:“你們平時做夢都在想見面,真碰瞭頭,怎麼都啞巴瞭?”

            春生和盧瑛來到背僻處,春生將他來豐都的經過述說瞭一番,兩人抱頭痛哭。丫環匆匆跑來說.“小姐,員外夫人正找你哩。”

            春生和盧瑛隻好分手。盧瑛隨母親來到閻羅天子殿,她一想到春生就在此殿辦事,心裡好高興,頓覺大病痊愈,神志清爽瞭。母親見女兒病態全無,而且一反愁眉苦臉的常態,以為是菩薩顯靈,於是多多進香燭:“天子爺爺,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不忘懷,隻要保佑我女兒無病無災,我年年來給你進香燭。”

            盧瑛想的卻是另一樁心事,要是自己能住在這天子殿裡,天天和春生在一起那該多好呀!因此和她媽犯起嗲來:“媽媽,你看這天子爺爺長得多好看,我要嫁給她該多好呵。”

            “女兒,你胡說些什麼呀,天子爺爺是神,你是凡人,怎麼好和他結婚哩。”

            “我要嘛,我要嘛。”盧瑛的頭直往母親懷裡蹭。

            “好,好,母親馬上找人給你作媒。”母親暗自好笑。

            盧瑛的話被躲在一旁的春生偷聽見,他眼珠一轉,計上心來。

            一天,春生察報方丈:“我連著三晚做夢,天子爺爺都對我說,他太寂寞,想找一位天子娘娘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嗎?”方丈好奇怪,“他為什麼不給我投夢?”

            “我學過泥水匠,會塑菩薩,他也許是叫我幫他哩。

            方丈一想起春生的話就坐臥不安,這閻羅天子爺爺果真思凡塵瞭?春生見方丈老不表態,一天深夜鉆進方丈的床底下捏著鼻子說:“為什麼還不給我找一個娘娘來?”第二天清晨,方丈把春生找來說。“昨晚我聽見天子爺爺說話瞭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嗎?說的什麼?”春生好緊張。

            “他要找一個娘娘,你給他塑一個吧。”

            “是!”這句話,春生可盼瞭好多天。

            “天子爺爺可是儀表堂堂,你塑的天子娘娘一定要如花似玉。”

            “放心吧方丈,她一定有羞花之容,閉月之貌。”

            “命令你三個月塑好!

            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