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y59fr'></span>
<fieldset id='y59fr'></fieldset>

<code id='y59fr'><strong id='y59fr'></strong></code>
<i id='y59fr'><div id='y59fr'><ins id='y59f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dl id='y59fr'></dl>
  • <tr id='y59fr'><strong id='y59fr'></strong><small id='y59fr'></small><button id='y59fr'></button><li id='y59fr'><noscript id='y59fr'><big id='y59fr'></big><dt id='y59f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y59fr'><table id='y59fr'><blockquote id='y59fr'><tbody id='y59f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y59fr'></u><kbd id='y59fr'><kbd id='y59fr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acronym id='y59fr'><em id='y59fr'></em><td id='y59fr'><div id='y59f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y59fr'><big id='y59fr'><big id='y59fr'></big><legend id='y59f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ins id='y59fr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y59fr'></i>

            生死三重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早在唐懿宗執政期間,山勢陡險、古木參天的懷玉山中隱藏著一個鮮為人知的天然迷宮,當地人稱之為仙人窟。

              仙人窟內洞套洞,洞連洞,玄關遍佈,即便神仙駕臨,若沒有好記性,也會迷得暈頭轉向找不到北。

              但就在這座詭異莫測的石窟內,卻住著一幫20歲左右的年輕人,天天舞刀弄槍,偶爾也做殺手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其中,功夫最好的當算馬威、馬武兄弟。

              一天午後,馬武正在桃花洞內練功,無意中聽到一陣蒼老的聲音從洞外傳來。

              是師傅溫瑋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溫瑋自幼喜好武學,小小年紀便拜高人為師,練得一身出神入化的好本領。

              馬武急忙迎出去,想討教幾捂,沒走幾步卻又收住瞭腳。

              透過洞口倒垂的石幔望去,隻見師傅帶著韓健、宋善鈞和符魁、符梧兩兄弟走向生死門。

              在仙,人窟住瞭七八年,馬武從未進過生死門。

              聽說,打開生死門,便是生死洞。洞內有三道門,每一道都兇險萬分,稍有不慎就會搭上性命,魂歸地府。

              韓健等四人的武功雖說不上差,可跟大哥馬威比起來,尚差一大截,師傅帶他們要去幹什麼?

              馬武不由得心生納悶,便悄悄跟瞭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站在石門前,師傅溫瑋一臉肅容開瞭口:“韋保衡為人奸詐,詭計多端,是個非常難對付的人。而這次行動隻許成功,不容有失,所以,為師必須啟動生死門,慎重挑選人手。如果你們四兄弟沒把握,可以選擇退出,而一旦進入石門,再無退路可尋。”

              側耳細聽,馬武聽出瞭個大概,這是一次極其危險的刺殺任務,隻有順利通過生死門考驗的人,才有資格去執行。

              心裡想著,馬武快速轉身,直奔獅子洞。

              獅子洞是馬武兄弟和康孝義、趙勇在仙人窟內的住處。

              眨眼工夫,馬武已撞開門,急急忙忙喊:“大哥,康兄弟,快過來,我有事要和你們說。”

              馬威生性孤僻,平素沉默寡言,除瞭練功就是擦拭他那把寒光四射的龍嘯劍。

              聽到二弟招呼,馬威抬起頭來,靜等下文。得知師傅要派韓健等人去執行任務,他二話不說,抬腿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哥,別急,你聽我說完。”馬武攔住馬威,恨恨地說,“你們知道要刺殺的人是誰嗎?”

              “誰?”康孝義和趙勇也圍過來,齊聲問。

              馬武一字一頓地道出一個名字:“韋保衡。”

              韋保衡?

              馬威先是一愣,接著猛地推開馬武奔出瞭獅子洞:“既然是這個信口雌黃、十惡不赦的狗賊,更應該由我去結果他的狗命!”

              “還有我。殺父之仇不共戴天,馬大哥,我跟你一起去!”趙勇抄起鬼頭刀,快步跟上。

              康孝義也不甘落後,咬牙切齒地說:“在仙人窟待瞭八年,我苦等苦盼的便是這一天。走,咱們去跟師傅請命,我要用惡賊韋保衡的狗頭祭奠我含冤死去的爹娘!”

              被列為行刺目標的韋保衡可不是一般人物,如今官居集賢殿大學士,備受當朝天子的倚重和信任。

              不僅馬威馬武兩兄弟對他恨之入骨,仙人窟的每一個年輕人都和他有一筆血債要清算。

              提起這筆債,不能不說短命公主李梅靈。

              李梅靈是唐懿宗的長女,被冊封為同昌公主。

              同昌公主心靈手巧,溫柔嫻淑,越長越像號稱“長安第一美人”的母親郭淑妃,因而被懿宗視為掌上明珠。

              等到公主大婚,懿宗幾乎把國庫中所有值錢的寶物都作為陪嫁,搬進瞭公主府。

              就算盛唐時期的高陽公主、太平公主和安樂公主,若見瞭她那份兒舉世罕見的嫁妝,也會眼饞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而既抱得美人歸,又撈到天大實惠的,恰是新科進士韋保衡。

              俗話說,朝中有人好做官,娶瞭金枝玉葉,老丈人又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韋保衡平步青雲,飛黃騰達。

              祖墳冒青煙,功在同昌公主,韋傢老老少少都把同昌公主當祖宗一樣供著,吃飯有人喂。出門有車坐,到哪兒都有一群侍從前呼後擁,小心伺候。

              據傳,同昌公主經常吃一道菜:“靈消炙”,是用喜鵲舌、羊心尖烹制出來的。沒幾年,滿長安再難看到一隻喜鵲。

              然而,奢華的生活並沒給她帶來幸福。婚後第二年,同昌公主便身染怪疾,一病不起。

              皇帝女兒要出點兒差池,那可不是鬧著玩的。

              韋保衡慌瞭手腳,四處尋遍名醫,給同昌公主服用瞭無數名貴草藥,主管禦醫馬奇、韓宗紹等人更是帶著20多位名醫天天守在病榻前,連眼皮都不敢合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真是怕啥來啥,轉過年,最受皇上寵愛的同昌公主還是一命歸西,香消玉殞瞭。

              公主歿瞭,韋傢如臨大敵,生怕皇上怪罪下來,誅滅九族。

              關起門嘀咕瞭半天,韋保衡想出個狠招:讓禦醫當替罪羊。

              果不其然,懿宗大怒,要追究韋保衡的罪責。

              韋保衡嚇尿瞭褲子,哆哆嗦嗦一通添油加醋,說是禦醫診斷不當用錯藥,害死瞭公主。

              正在悲憤之中的懿宗不由分說,從牙縫裡擠出瞭一個字:殺!

              在這樁駭人聽聞的慘案中,因遭受韋保衡惡語中傷而人頭落地的不光有馬威馬武的父親馬奇、康孝義的父親康仲殷、韓健的父親韓宗紹等20多個曾為同昌公主看病的禦醫,還包括他們的親族共300多人。

              幸虧時任京兆尹的溫璋暗中相救,這十幾個孩子才僥幸逃過這次死劫,被偷偷護送到大哥溫瑋研習武略的仙人窟。

              轉眼八年過去瞭,身負血海深仇的馬威等孤兒都已長大,無時無刻不在盼著復仇之日的到來。

              眼下,機會終於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三拐兩拐,馬威奔到師傅溫瑋面前,直截瞭當地問:“師傅,您派韓健兄弟出馬,是不是要殺韋保衡?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是殺,是請他到這兒來。”溫瑋正色說,“當年,韋保衡顛倒黑白,害瞭那麼多無辜性命。我二弟幾次進諫,結果惹惱瞭皇上,落瞭個革職查辦、含冤白盡的淒涼下場。數日前,皇上生病,久治不愈,韋保衡又胡說八道,蠱惑皇上將段神醫等十幾人打入死牢。要想救他們出獄,隻能讓韋保衡寫下自悔書,認瞭誣陷罪狀,給天下人一個說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