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a422'><strong id='a42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1. <i id='a422'><div id='a422'><ins id='a42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a422'></span>
    2. <acronym id='a422'><em id='a422'></em><td id='a422'><div id='a42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422'><big id='a422'><big id='a422'></big><legend id='a42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3. <fieldset id='a422'></fieldset>
      <i id='a422'></i>

      1. <tr id='a422'><strong id='a422'></strong><small id='a422'></small><button id='a422'></button><li id='a422'><noscript id='a422'><big id='a422'></big><dt id='a42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422'><table id='a422'><blockquote id='a422'><tbody id='a42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422'></u><kbd id='a422'><kbd id='a422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dl id='a422'></dl>

          1. <ins id='a422'></ins>

            土法治怪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清朝辰光,蘇州有個很有名氣的中醫聖手叫葉天士,他專治疑難雜癥,當地百姓稱他為"一代神醫".
              一天,葉天士正在傢中給人診病,忽然有個人慌慌張張地奪門而入,說是有人得瞭個怪病,想請葉醫生前去瞧瞧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來人是昆山石牌鎮上一富商人傢的幫傭。三天前,他傢主人錢旺生到鄉下喝喜酒,這喜酒直喝到起更以後才收場。錢旺生告別主人,坐進轎子裡,由轎夫們抬著往回趕路。在經過石牌鎮上的大橋時,誰也沒料到,有個轎夫一不小心,腳下踏空跌倒在地,轎子也隨著翻轉瞭身子。結果呢,把這位錢旺生從五六級橋階上摔下來。轎夫們趕緊七手八腳地將錢旺生從地上扶起,然後再急急忙忙地把他抬回傢中。
              第二天,傢人發現錢旺生得瞭一種怪病。怎麼個怪法呢?就是他躺著的時候好像還可以,沒見有什麼異樣,可是隻要一站起來,就不得瞭瞭,不但眼睛往上直翻,而且他的頭老是往地上紮去,怎麼也抬不起來。
              為瞭醫治錢旺生的怪病,傢人請遍瞭當地每一位郎中,但這些郎中們一見到這個架勢,人人都犯瞭迷糊,個個搖著頭說,沒見過,不知道這是什麼病。萬般無奈之下,就有人想到瞭蘇州名醫葉天士,於是差幫傭趕來,一定得請這位大醫生看看這怪病怎麼治。
              葉天士隨幫傭來到瞭昆山石牌鎮錢旺生的傢中。躺在床上的錢旺生滿面愁容,看到這位大醫生後,拉著哭腔懇求救他一命。葉天士讓他站起身子,果然見他的眼睛立即往上翻去,而頭也直往地下紮,要是沒人扶拄,馬上會跌翻在地。
              葉天士仔細看過後,很有把握地說:"沒啥大事,這病很容易治的。"見葉天士說得如此輕描淡寫,旁邊圍觀的當地郎中們,個個都不相信地直搖頭。
              隨即,葉天士對錢旺生吩咐道:"要治愈這病,我一個人可不行,需要找八個年輕力壯的大漢來幫忙。"錢旺生說:"隻要能治好病,別說八個人,就是八十個人也得找。"
              於是,錢旺生讓幫傭就近找來瞭八個打短工的壯勞力。這時,葉天士又關照必須備好肉飯,讓這八個人大吃一頓。錢旺生和傢人怎麼也弄不明白,讓這八位壯漢狂吃一頓跟治病搭什麼界啊?可葉天士是自己請來的,既然他說瞭這話,那就隻能遵照執行瞭。
              等八個大漢吃飽瞭肉飯,又喝足瞭茶水,葉天士便讓他們兩個人一檔,分別站在大院子的四個角落裡。眾人不知道葉天士在玩什麼花樣,可又不便多言,隻得靜觀動靜。誰知,接下來的事更讓眾人詫異。隻見葉天士讓其中的兩個大漢將錢旺生從床上扶起,架著他的胳膊,從院子的一個角落快步奔到另一個角落,然後呢,像接力賽跑一樣,再由另外兩位大漢架著錢旺生猛跑,到另一角落裡再換人繼續跑。葉天士則在一旁不斷地吶喊:"快,加快速度,還要快……"
              錢旺生的傢人看得幾乎昏瞭頭,這哪是治病呀?而這時的錢旺生更是苦不堪言,累得滿頭大汗氣喘籲籲,但被人架著又動彈不得,隻能被動地讓人架著跑,直到八位大漢也都精疲力竭時,葉天士這才說:"停!"
              停下後,錢旺生癱倒在地,但他心裡的火氣直往頭頂上躥,掙紮著站起身,怒氣沖沖地指著葉天士大吼起來:"你什麼意思?我是讓你來治病的,你卻讓我當眾出洋相,弄得我如此狼狽!"
              錢旺生對著葉天士發瞭一大通火,可他吼著吼著,卻忽然發現圍著的人都瞪大眼看著自己。他的心裡打起瞭鼓:怎麼瞭?不認識我嗎?我有什麼好看的呢?突然,一個傢屬驚叫起來:"啊!你的眼睛不向上翻瞭,頭也不往下栽瞭啊!""啊!"錢旺生這才猛醒過來:我的病治好瞭!可這是什麼治療法啊?但他顧不得細想,連忙過來拜謝這位大醫生,連連稱呼他為"聖醫".
              當地的幾位郎中都感到驚奇,紛紛上來向葉天士請教。
              葉天士淡淡一笑,向大傢解釋道:"他在跌倒的時候,肝臟的葉片折疊瞭,所以會出現那種癥狀,現在給他‘抖擻經絡’,同時也把葉片給抖開瞭,氣脈暢通就好瞭。"
              然後,葉天士又進一步作瞭介紹:其實這是蒙古醫生的一種治療方法。在那裡,經常會有人騎馬從馬背上跌下來,有時便會出現這樣奇怪的癥狀。蒙古醫生總結出瞭一種奇怪但有效的方法來治療這種怪病,即眾人騎馬,將患者在眾人之間來回地拋,不用多久,這個患者就會好的。
              最後,葉天士解釋道:"清宮太醫院裡的外科醫生大多是蒙古醫生,所以清宮裡也有這樣治病的記載。我隻是見過這記錄,才學會這樣治病的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