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7cdi3'><strong id='7cdi3'></strong><small id='7cdi3'></small><button id='7cdi3'></button><li id='7cdi3'><noscript id='7cdi3'><big id='7cdi3'></big><dt id='7cdi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7cdi3'><table id='7cdi3'><blockquote id='7cdi3'><tbody id='7cdi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7cdi3'></u><kbd id='7cdi3'><kbd id='7cdi3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7cdi3'></fieldset>
    1. <i id='7cdi3'><div id='7cdi3'><ins id='7cdi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dl id='7cdi3'></dl>
      <ins id='7cdi3'></ins>

    2. <span id='7cdi3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7cdi3'><em id='7cdi3'></em><td id='7cdi3'><div id='7cdi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7cdi3'><big id='7cdi3'><big id='7cdi3'></big><legend id='7cdi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i id='7cdi3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7cdi3'><strong id='7cdi3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狼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    京城有個男孩兒叫范繼祖,從小聰明伶俐,讀書過目不忘,習武力壓群童,父親十分高興,說:這孩子將來比我有出息!

              沒想到禍從天降,一場天花席卷京城,奪去瞭無數人的生命,雖然小繼祖從死神手中撿回一條命,但那張俊俏的小臉變得非常醜,鼻子上隻剩下兩個窟窿。

              母親抱著破瞭相的兒子哭得死去活來,最後說:兒呀,你的前途全毀在瞭病魔手裡。你還是找鎮守邊關的父親去吧,兩軍交戰時不管相貌醜俊,耽誤不瞭你建功立業。

              繼祖帶著母親的囑托,千辛萬苦來到邊關,父親看到兒子變成這副模樣非常痛苦。父親告訴繼祖可以替他在軍營裡找個事情做,隻是不許承認他們是父子。

              此時繼祖已經十三歲瞭,他給父親留下一封信,乘夜色悄悄溜出軍營,躲進瞭深山老林。

              范繼祖決定在深山裡吃野果,飲山泉過一輩子。遭遇野獸爭鬥,打得過,就吃幾頓烤獸肉,打不過,就從樹梢上逃命。三年過去,他練就瞭一身好功夫,飛簷走壁,投石墜鳥,簡直可以說無所不能。

              這年春暖花開時節,繼祖在樹林間練習奔跑,突然聽到樹叢中有狼叫聲,那叫聲低沉淒涼。他近前一看,一隻母狼被高吊在樹上,兩條後腿被鐵夾子夾住,鮮血吧嗒吧嗒往下滴落。

              繼祖細細一想,明白瞭,鐵夾其實是獵人用來獵虎的,不料被母狼誤踏。母狼見瞭繼祖,以為是獵人到瞭,兩眼血紅,齜牙咧嘴,樣子兇狠無比。隨著母狼的掙紮,繼祖發現,那母狼的乳頭裡有白色的乳汁流出……

              繼祖恍然大悟,母狼一定是生瞭崽兒,它急著回窩喂奶,才不慎踩中鐵夾的。繼祖想試著解救母狼,可母狼不領他的情,不讓繼祖靠近半步。

              繼祖猜測,母狼的窩就在附近。他抬頭一看,見陡峭的山崖上面有狼爪印踩成的小路,十分難行。好在,繼祖已練就飛簷走壁的本領,攀到山崖半腰果然看見一個石洞,洞裡用樹葉枯草鋪就一個窩,四隻小狼崽兒還沒睜眼呢。繼祖脫下自己的衣衫,把小狼崽兒包住,下山用雙手捧到母狼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那母狼見瞭小崽兒,急忙伸出鮮紅的舌頭舔它的孩子。繼祖輕輕放下狼崽兒,動手為母狼解除鐵夾。母狼明白繼祖沒有害它的意思,十分溫順地隨他處置。

              母狼喂完瞭奶,繼祖弄來草藥為它敷傷。然後,母狼叼著一隻,繼祖抱著三隻,把狼崽兒送回山洞。這時,洞口出現瞭一隻雄壯的公狼,見到繼祖,立刻項毛倒豎,怒吼著撲瞭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懸崖絕壁,繼祖懷中又抱著狼崽兒,若松手躲避,狼崽兒必然摔死。在萬分危急之時,母狼放下嘴裡的崽兒,攔住公狼,低叫瞭幾聲,那公狼果然退下瞭,警惕地看著繼祖往洞裡安放它的孩子。

              打那以後,繼祖經常到洞裡撫弄那些小狼崽兒,那公狼蹲在一邊警惕地看著,從不幹涉他跟狼崽兒嬉鬧玩耍。母狼則時常伸出鮮紅的舌頭,舔繼祖的手背以示親切友好。

              又是兩年過去,繼祖已長成大小夥子,他就這樣在樹林裡與野狼為伴,看著公狼和母狼的孩子一茬茬長大,又另立門戶,而他還是孤身一人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,繼祖看到敵國的軍隊旗幟鮮明,兵甲耀眼,氣勢如虎,知道父親鎮守的邊關失守瞭。雖然繼祖恨父親無情,但經過一番思索,還是給父親寫瞭一封長信。

              寫好信,繼祖連夜摸進撤退的軍營,找到父親的大帳。大帳內燭火通明,桌案後坐著一位兩鬢斑白的老將軍,那就是父親范金標。繼祖默默地看瞭一會兒,將信放在帳篷門口,又悄悄溜出瞭軍營。